2020第一批守信红名单及优秀青年投资人通报|金汇奖

林宁 原创 | 2020-05-07 17:0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金汇奖 

  2020年4月29日下午,由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中国母基金联盟主办,母基金研究中心协办的“2019中国母基金全景报告发布暨第一批守信红名单公示及优秀青年投资人通报表扬会”以线上直播的方式方式圆满落幕。大会公布了2020优秀青年投资人通报表扬名单以及第一批中国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守信红名单。

  以下为中国风投委秘书长林宁大会致辞全文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尊敬的各位同仁,各位朋友,大家好:过几天就是五一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了,欢迎大家远隔千山万水,共同相聚在今天的远程视频会议空间。首先,让我们在迎接五一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的到来之际,一起为所有在抗“疫”斗争中不幸牺牲的烈士和因"疫"病逝的同胞们深切哀悼。同时,请允许我代表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和中国母基金联盟,向疫情中奋不顾身坚守在复工岗位上的投资界所有劳动者和青年投资人表示诚挚的慰问和节日祝贺。大家知道,五一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都是象征着人民对国家命运的责任和担当,所以每逢此节,党和国家都会对各行各业有突出贡献的劳动者进行荣誉表彰。

  今年的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受到了巨大威胁,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全国人民坚定信心、团结应对,协同参与了人类抗击重大传染性疾病的浴血奋战,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为此,我们响应党和国家号召,在红五月的“两节”吉庆期间,结合《2019中国母基金全景报告》的发布活动,隆重公示第一批投资机构守信红名单,同时对业内一批卓有成绩的优秀青年投资人通报表扬,以兹鼓励。

  下面,我就今年下半年的投资形势谈几点个人看法。

  一、美国不是我们的朋友

  如今讨论中国下半年的投资策略,已经不得不扯上美国了。我们一定要搞清楚,美国并不是我们的朋友,而是与我们对立的国家。

  1、军事方面

  在军事上,美国在中国周边开始部署陆基弹道导弹,在南海不断挑起新的冲突,是在对中国进行热战准备。由于澳大利亚、韩国、日本、印度、越南都是美国的附庸,他们在美国的唆使下,加强对中国的战略围堵是必然趋势。

  2、贸易方面

  在贸易上,中美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和日益严峻性。这种严峻不仅仅在外交谈判桌上,还有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科技、网络、意识形态等领域的全方位对抗,中国不亮剑举世强悍的军队,就不会有真正的尊严与和平。

  3、科技方面

  在科技上,美国无视中国,单方面对中国的科技企业和研究机构封锁禁运,还以国家紧急状态制裁华为,赤裸裸地剥夺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权。

  4、金融方面

  在金融上,美国为首的金融势力实际上已经大举登陆中国了,中国是全世界极少数敞开金融大门的国家之一,尽管如此,美国还在变本加厉的要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中美金融战实际上已经打响,一旦金融主权失手,中国将处于危机状态。

  5、撕去面纱,居心险恶

  美国现在开始清理社会上一大堆依靠福利生活的外国人,像黑人、黄种人等有色人种都在美国上层的清理名单中。美国是以3%的人控制着97%的人,剩下 20%的人给3%的人打工,还有30%的人有购买能力,其余50%是既不上税, 也不产生劳动力的外国人。由于美国工业越来越智能化,生产制造已经不需要养着那么多劳动力了,美国打算借着这次疫情干脆把这50%切掉,策略是拿着病毒来源做文章,将切掉这些人的仇恨转嫁到中国人身上,将来一旦中美开战, 这也是扣在中国头上的借口。

  现在,美国不择手段地威胁和利诱世界一些国家作为一致行动人,把新冠病毒和来自中国的救援物资质量抹黑后嫁祸中国,居心十分险恶。

  他们一则将疫情原罪指向中国,故意制造针对中国的全球索赔危机,预谋疫后煽动各国以海量赔款瓜分中国逼我破产;

  二则秘密放出生化武器,利用疫情和蝗灾阻断中国一带一路的商道和粮道,牵制中国无暇援手伊朗、委内瑞拉的大国博弈。如果伊朗一旦被美国控制, 中俄伊战略链条将被打断,会对中国产生灾难性后果;如果委内瑞拉陷落,中国将失去拉丁美洲。

  我们看到,当国人还沉湎在顾左右而言他的时候,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到来。美国已经不再是偷偷摸摸地对付中国,而是撕去所有面纱,使用一切手段遏制、围剿、搞乱、打击中国,还在中国周边形成了战略围剿包围圈,伺机对中国实施绞杀。

  二、要将经济思维转向战时思维

  1、中国产业链修复

  新冠疫情以来,许多被投企业的产品卖不出,原材料跟不上,复工也无法正常生产,是因为疫情打断了全球产业链,也包括中国的产业链。虽然中国正在首先走出疫情阴影,但中国的产业链覆盖很宽,修复起来任重道远,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

  在全球经济颓势的疫情期间,我们要快速优先恢复的产业链有三条,一是民生产业链,包括粮食生产和食品安全等等;二是医疗健康产业链,与广大人民的生命安全息息相关;三是科技产业链,特别是与关键性战略资源配套的重点生产能力要恢复。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方针是,首先恢复生产型科技而不是突破型科技,只要这三个产业链不倒,其他都可以壮士断臂,让其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自生自灭转结构。

  2、投资民生消费类商品

  疫情期间,大量的人宅家工作和生活,短期最容易挣钱的项目是民生消费类商品,因为中国的疫情还没过去。

  全世界疫情爆发后,经济上首先崩溃的可能是欧洲。欧洲经济与中国经济有很大不同,中国人的投资偏好是消费品,欧洲人的投资偏好是奢饰品。如今,疫情带来欧洲经济的萎缩,国际旅游业停顿,人们的生存面临挑战,大量奢饰品需求会迅速转移到民生消费类商品上,其它商品需求瞬间就会快速降下来,欧洲经济面临着断崖式崩盘,并且持续时间会很久。因此,现在投资民生消费类商品一定是绝好的机会,无论是出口填补欧洲市场的空间,还是满足本土市场的内需,新增需求都会爆棚。

  3、阻击美国的软肋

  美国的经济增长主要靠三个,一是科技,二是军火,三是粮食,其中粮食是软肋。因此,美国放出疫情的同时,也放出了一大批蝗虫,想叫世界的粮食发生饥荒,让美国可以趁机倾销转基因粮食。对于此,我国早已做好准备。中国的储备粮现在足够至少五年饿不死。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还要大力收购中亚国家的粮食,并将余粮出口到粮食产出不足的国家,联合他们一起抵制美国的粮食,把美国拟在全世界暴利收割粮食的路径卡死,逼他们把各国需要的科技公司产品价格降下来出口,取长补短做生意。

  4、你投你的,我投我的

  2020年开年以来,外资加速布局中国资本市场。富时罗素提升A股纳入因子;摩根大通将中国国债纳入其指数;高盛、摩根士丹利将在合资证券公司的持股比例增至51%;境外机构一季度净增持中国债券近600亿元。从2020年 4月1日起,中国的金融市场全面开放,期货、证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纷纷取消。国外的券商、保险、期货公司,以及信用评级机构,都可以来中国自由开办全资公司了。如果他们想要收购中国的同类金融机构,也没有持股比例的限制。4月14日,银保监会取消了外资金融机构入股信托公司 10亿美元总资产的门槛要求。截至目前,整个金融业对外资准入的限制已经全面取消。

  美国金融势力在中国经济触底的形势下大举布局,真正目的是剪羊毛。在一二级市场同时布局+并购的投资策略指导下,他们必然盯上中国产业链的核心企业。但是,中国的产业那么多,外资不会全投资,无非想投对他们有用的部分,在中国孵化商业利益。

  然而,中国境内的人民币基金和实体企业,在历经苦苦两年多钱荒的募资难和融资难困境下,应该如何面对外强我弱的投资竞争呢?我们以为,最重要的是先理顺公司现金流,同时调整投资策略,可以先投些民生消费类商品,保障资产不贬值,等到经济基本正常运转时,再跟着美国金融势力的投资布局去布局。他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他们在上游投资,我们就在下游布局,你投你的,我投我的,允许别人去吃肉,但我们跟着要喝汤。

  这种经济上的游击战,和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异曲同工。美国金融势力投资的核心企业壮大了,一定会拉动上下游企业的发展,还会间接带动并养活其他的行业。比如美国金融势力投芯片,我们就配套做硅棒,跟随着芯片赚到钱,再去竞争主行业。跟随战略的实施,需要政府的支持和政策法规来保护,政府可以通过调控产业链上下游的税收政策,以丰补欠扶持弱势的本土下游企业去发展,有效钳制美国金融势力的“收割”。

  三、做生意可以,剪羊毛不行

  剪羊毛是指美国金融势力向某国先投入大量“热钱”,炒高股市和房地产泡沫后,再抽走热钱引发股市房市暴跌。然后以极低价格收购该国核心资产,控制该国经济,达到间接控制该国政府的目的。其本质是用投机的手段强取豪夺。中国是以党和政府为主体的国家体制,与商人体制下的国家不同。中国对外开放的是市场,而不是让别人来控制国家。美国金融势力可以在中国做生意,但是剪羊毛不行。中国的经济开放了,法律没开放。法律是中国的内政,谁在制订国家的规则,谁才具有话语权。

  因此,我们向国家提议:

  1、中美之间的竞争是全方位的,但核心还是争夺前沿科技领域的高素质人才,政府要通过各种政策法规保护这些人才不流失。

  2、剪羊毛总要以回流资金或回流资源的方式操作。国家要警惕并限制大量资金的移动,同时还要警惕并限制关联方在分步转移资本。

  3、对于高科技公司、基础性产业、关键行业的核心企业,国家队投资要有担当,绝不能让所有美国跨国公司并购中国的高科技公司。

  4、金融市场开放后,当下的投资还应实打实的用纸币。因为网络现在不安全,客户看到的实时到账数字背后也许没有钱,遇到数字欺诈往往反应不过来。

  5、我们的数字货币流通后,等于给了美国一个有效打击中国银行的方式。要防范别有用心的金融黑客攻击我们的数字货币,哪怕是百密一疏,也会把国家的经济秩序搞乱后,让企业也乱套。

  各位同仁,各位朋友

  在2020年资本寒冬与新冠疫情的双重打击下,募资难使大部分投资机构深陷困境。

  我们注意到,因为国际上的很多LP实际看好中国的高科技项目前景等原因,一些美元基金现在很容易获得境外投资者的青睐。但是,与之鲜明的对照, 中国境内的人民币基金确万难获得国内外LP的支持,致使许多基金不得不压缩团队,把精力转移到投后去;也有的基金事实上已经停止投资,准备重新培养新的团队,重新搭建投资体系。

  众所周知,在当下的国内股权投资市场上,一方面有美国金融势力虎狼扒窗,精兵强将,弹药充足;另方面是中国的基金疲惫不堪,已近僵尸,无人问津,不知问题出在哪儿?

  事实上,境外LP厚此薄彼不难理解,因为美国对中国撕破脸皮,美元LP出于立场,不能或不愿投资人民币基金。然而中国央企国企的那么多母基金呢?为什么也不去投中国的市场化人民币基金?有人说募资难是因为GP和LP之间的供需出了问题。其实,问题的本质是信用。

  我们深深意识到,越是在国家处于困难的情况下,越是在美国要处心积虑围剿中国的时候,我们的投资行业越要把信用放在第一位。包括商业的信用、金融的信用、政府的信用、所有的信用,都要放在第一位。信用是一种约束力,也是让大众对投资机构放心,对本土投资人放心的一种公信力。所以,我们在本次大会活动中,特别将中国投资机构第一批守信红名单暨优秀青年投资人通报表扬公示于众,自觉求得社会的监督。

  我们知道,基金是信用的载体,要有足够的信用才能募到资。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相比,人民币基金的信用远不如人,所以别人不敢把资金交过来。当下要解决这个困难,可以探索的方式之一,是呼吁央企国企的母基金与中国的市场化基金部分重组成新的人民币基金,帮助市场化基金对接国家信用,抱团取暖。对于人民币LP而言,可以通过重组退出实现现金回报;对于参与资金重组的央企国企母基金而言,从盲目在市场上海选基金变成了投资确定资产的基金,降低了投资风险。对于新的人民币基金而言,集国家信用和市场化团队运作经验于一身后,可以重振人才用武之地,避免大量人才流失到美国的金融势力门下,一举三赢,携手布局中国的疫后资本市场。

  最后,我衷心预祝本次视频会议圆满成功,也预祝各位家人双节快乐。

  谢谢大家!

个人简介
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常务秘书长、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
每日关注 更多
林宁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
亚洲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