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梦想-Fire的日记

许纪霖:是的。上世纪90年代,我有过一场精神上的转折——也就是从那种革命时代饱满的、实在的、期待明天的理想主义,转化为加缪所写的意识到荒谬、但注重过程的西西弗斯精神。《鼠疫》也是如此,在书的最后说,人类永远不可能战胜鼠疫,因为老鼠无时无刻不躲在城市的某个阴暗角落里,时刻都会出来,这是一个宿命。但是,人类面对这样一个荒谬的宿命,并不是消极的,而是像那位医生一样站出来,这就是鲁迅说的“绝望的反抗”。在这个意义上,鲁迅和加缪是相通的。

此刻,我的内心也充满了绝望。但是,至少对我个人来说,唯一的选择依然是鲁迅式的。鲁迅在和柔石谈人生时说,人应该学一下大象,“第一皮要厚,流点血,刺激一下,也不要紧;第二,我们强韧地慢慢地走去。”这段话让我很震撼——无论对个人,还是对这个多难的民族而言,都应该像鲁迅说的那样“人生当如大象”。洒脱与执著,消极与进取,虚无与奋斗,竟然奇妙地融合在鲁迅的精神世界深处,成为了他的双重逻辑。这对我们是有启发意义的。

做摘抄时看到这一段,觉得说的有点道理,存一下
https://mp.weixin.qq.com/s/vtVRFlS0any3_tsM-q6z0w
白云苍狗,初心依旧

白云苍狗,初心依旧

2019-08-11 创建
2021-08-11 过期

梦境

2015-07-22 创建
2015-08-31 过期

混在美女工作室